凌弋听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三国/统瑜】缺心眼(一)

建安十四年,暮春。

庞统在城西打了壶酒边走边饮,至家宅前竟发现大门外站着几个白袍小兵,刚怀疑是不是自己喝醉走错了地方就见自家书童小跑着出来。

“先生,你可回了,周将军来了。”小童说罢还对他眨巴下眼睛使了个眼色,奈何彼时微醺的庞统硬是没看懂什么意思。

“啊?周将军?哪个周将军?”

“就……江东的那个……”小童挠头斟酌了半天的措辞后,如是道。

江东的啊。

江东或许有很多个周将军,但此时此刻在南郡的却只有一人。

周瑜。

“咳咳咳咳……”庞统觉得这酒没法好好喝了。

开玩笑,周瑜找他能有什么好事,总不会是刚成了南郡郡守就拿人开刀吧,那也不该是他啊。况且说句心里话,他可不待见江东人,孙家跟刘表那是血海深仇,这些年里双方没少动兵,他既身居荆州自然对江东无什么好感,更不想此时与周瑜打交道。

但人都找到家里来了,躲好像也没什么用。

啧,怕什么,周瑜又不是曹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小童,接着!”酒壶往旁边一甩,施施然进了门。

刚走进院子便听到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声,似黄莺啼鸣流水潺潺,顿时神思清明了不少。

话说,这周瑜出门总不会还带着乐队吧?

显然,“曲有误,周郎顾”的雅谈此时还未传到大江北岸来。

进了大堂,即见一人随意坐在主位上,广袖宽袍,面容俊秀,正闭目用案上木箸敲击着面前装了小食的碗碟,俨然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单看这画面他倒是想象不出这样的人在战场上是如何杀敌的。

上前一步,正准备出声,对面的人却先他一步开口。

“先生好生清闲。”隔着几丈远周瑜都闻到了酒气,此时睁眼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庞统。

还好,衣衫尚算整洁,面容不邋遢,不是个酒鬼。

庞统被他这么毫不掩饰地打量一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只得笑回:“还好,还好,不比将军诸事繁琐还能光临寒舍来看我这闲人。”

却不想那人点了点头,深以为然,“是繁琐了些,所以瑜才想请先生这闲人帮忙分担一些,不知先生可愿意?”

???!!!

庞统没想到周瑜就顺着他的话开门见山了,竟半点弯都不拐,直接的让他一时间不知如何接。

故思衬半晌,“这个,在下不过一乡野之人,无才无志,恐不堪大任,怕是要辜负将军美意了。”

“先生与孔明齐名,并称卧龙凤雏,岂会无才,值此乱世,群雄并起,怀才之人又岂会无志,而瑜望托先生之任实不堪称‘大任’,恐先生非无志,当是志不在此?”

……

话都让你说了还让我说什么。

庞统见周瑜不急不缓地说这些,手上还不闲着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木箸,觉得这人实在不像很忙的样子。

“将军既然明了,想必也不会为难在下,寒舍简陋,便不留客了。”

这逐客之意再明显不过,周瑜闻此放下手中木箸,眼角上挑,似笑非笑地说:

“先生可是有什么误解?瑜是来请先生,不是来求先生的,问先生意愿只是出于礼数,而至于先生心里究竟愿不愿意其实并不怎么重要,因为先生终究是要去的。”

他将那个“请”字咬的特别重,一听即知不单是字面意思。

庞统:……

周瑜确定是庐江周氏之后而不是在某个土匪窝长大的么?

这时候他就想起以前听说过的一个逸事,说是鲁肃当年原本是要投奔郑宝的,结果周瑜把人老母亲“接”到了吴郡逼的鲁肃不得不改了意向。他一直是不信这个传言的,因为一来觉得周瑜好歹士家大族出身不会干这么不光彩(流氓)的事,二来如果这么做了鲁肃周瑜不可能还如此交好。但如今看来这事倒十有八九是真的,至于鲁肃,只能说是缺心眼了。

这行事作风倒是和曹阿蛮有得一比,庞统深觉周瑜跟错了人,他若是跟着曹操,那绝对是你杀人来我放火,你卸磨来我杀驴的好搭档。

但是转念一想,周瑜毕竟不是曹操,再者他又没有老母亲可让人威胁。

话头一转,他问:“将军可知徐元直?”

这话问的没头没尾,他却相信周瑜听得懂。

“自然,世人常言徐元直虽在曹公帐下却从未为曹公献一计一策,不过嘛,他是否为曹公出谋划策过,只有他知曹公知,旁人之言又何足为信。天下文人向来重名声气节,曹公又爱才,纵是献计了便为他遮一遮倒也说得过去。先生若是想得这么个名声也不是什么难事。”

庞统虽知道他在胡扯,但奈何无话可反驳,末了只无奈地说了句,“将军何必强人所难。”

周瑜放下木箸起身,收了笑意,略显出一丝疲惫,“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与先生周旋,明日一早我会让人过来接先生,先生可收拾一下行囊,若先生还是执意坚持……”

他顿了一下,转过木案走到庞统身旁,略一侧头,“赤壁几十万亡魂也不会在乎多个伴。”

其声线明显不似之前温润,倒有些沙哑的冷,言语间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压迫感。

“你……”

“明日便恭候先生了。”周瑜也不再看他,径自出了门 。

庞统盯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身影若有所思。

“先生先生,周将军刚同你说什么了?”书童看周瑜离开了跑过来问庞统。

“收拾行李吧。”

“啊?”

庞统哀嚎:“江东匪类啊匪类!”

小童吓的一颤,险些将手中的酒壶摔在地上,“先生你小点声,没走远了还……”

——————————分割线————————

啊( '▿ ' )写这个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yy,半借鉴历史线吧,不过长时间没做功课对很多细节和时间线都已经遗忘了,还是以yy为主´・ᴗ・`

评论(3)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