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弋听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霹雳布袋戏】少年时:双秀篇—烧饼为什么那么好吃


倦收天的一键吃饼技能不是天生的,严格来说,他以前并不喜欢吃烧饼,这种只用油盐和面粉做出来的看起来干不拉叽的食物实在很难吸引他。

至于为什么会演变成后来那个样子,说起来还得归功于葛仙川。

那个时候南北道真还没撕的不可开交,大家表面上还都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有一年葛仙川要去南宗参加一年一度的道法交流大会,出于炫耀的目的,他欣然将自己那位金闪闪的天才小同门也带了去。

待到了南宗葛仙川却发现抱朴子身边跟着一个和倦收天差不多大的孩子,穿着一身蓝白色道袍,生的白白净净眉清目朗,小小年纪已见灵秀之姿,是个好苗子,他心中警铃大作,直问道:“这是?”

抱朴子很热情地向他介绍,“这是我们南宗新入门的弟子原无乡啦,是不是很可爱啦,不比你们的小金道长差吧,哈哈哈……”

葛仙川的脸色已经由多云转阴,转头去看倦收天,却见倦收天两眼锁定对面的原无乡,而后点头如捣蒜,“嗯嗯,很可爱很可爱。”

葛仙川内心:#£#@%εβΘ@#(*£&!*&%(*&#!

到了用晚餐的时候,葛仙川食不下咽,而对面的倦收天丝毫没有因南北饮食差异而影响食欲,在倦收天盛第三碗饭时葛仙川终于忍不住了,“收天啊,你看那个原无乡怎么样啊?”

倦收天一边扒拉饭一边回答:“像只小白兔,很漂亮很可爱,我要和他耍朋友。”

葛仙川捋着心口顺气,我不气,不气,真的不气,我忍。

“可他毕竟是南宗的人,看着无害说不定鬼精着呢,你还是少同他打交道,他资质不错抱朴子定是要重点培养的,你虽然打遍北宗无敌手,但还是要把他甩的更远一些才好,北宗绝对要比南宗强,所以你必须要再提升。”

倦收天茫然地看了看他。

“嗯,没错,必须得提升,所谓‘不食五谷,吸风饮露’,那就先从辟谷开始吧,择日不如撞日,就从今天开始吧。”

说着他就端走了倦收天手里还剩一半饭的碗。

倦收天更加茫然了。

接下来的几日里倦收天只喝水,不能进食。

抱朴子后来知道了这事,对葛仙川进行了严厉的人道主义谴责,“你这是虐待,你这是在损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正长身体的年龄呢辟nima的谷啊!”

葛仙川:“边儿去,管你鸟事。”说完就哼着调子走开了。

抱朴子还要再争原无乡忽然扯了扯他的袖子,“掌教,我有办法。”

南方的冬天与北方不同,倦收天裹着他的金色羽绒道袍依旧觉得寒意难耐,但比起冷,他更强烈的感觉是饿,非常饿。

就在他饿的头晕眼花要打瞌睡时门开了,原无乡一蹦一跳地进来了,“道友,我来看你啦。”

“是你,原无乡。”倦收天的眼里总算有了点神采。然后他指着原无乡道袍外多出来的云肩,疑惑道:“你怎么穿成了这样,也是因为怕冷么?”

原无乡对他眨了眨眼,“不穿成这样怎么给你带它啊。”说着变戏法似的从云肩下掏出了几个烧饼。

倦收天发誓,那时从云肩下掏出烧饼的原无乡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比他在永旭之巅看过的所有曙光都要耀眼。

原无乡把烧饼递给倦收天,还很自豪地说:“这是新来的伙房老翁做的,特别香的哦。”

倦收天刚接过,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原无乡向门外看了一眼,心一下子提起来,“啊糟了糟了你们掌教回来了!”

他一回头,眼睛都快瞪出来,诶?不是,道友你手里的饼呢?

所以说,烧饼为什么那么好吃,因为“饿”最好吃 。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