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弋听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三国/权瑜】旃檀灭(二)


寿春离舒城倒不是很远,吴氏本有些不愿意,虽然听过庐江周氏的名声,也知道周异曾和孙坚同朝为官,可两家说起来到底是没什么交情的,这样冒冒然住到周家总不是很合适,即使是周瑜亲自上门来请的。

何况,周瑜在她看来也毕竟还是一孩子,怕做不得族里人的主。

周瑜看出了吴氏的犹疑,上前一步又行了个礼方开口道,“夫人不必有所顾虑,瑜虽年幼,可族中大小事瑜还是能做得主的……”周瑜略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只因家父两年前便已病故,叔父一家因得罪董卓而被灭了满门,如今族中长辈只有叔父周尚,我来此之前也是得了他许可的。”

吴氏不知这些事,听周瑜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想他小小年纪便要继承家业甚是不易,眼里也就多了几分怜惜。

“再者瑜也曾听先父提起过袁公,此人刚愎自用且又好大喜功,孙将军骁勇善战日后难免引他猜忌,那时夫人一家岂不成了他掣肘孙将军的砝码。”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莫过如是。吴氏虽是个妇道人家也明白这其中的利害,自然不再拒绝了,只待收拾好东西便离开。

孙权粘周瑜粘得紧,夜里抱着个枕头就要跑去客房和周瑜睡,孙策一把揪住他,“你小子到底是姓孙还是姓周?我看再过两天你眼里就没有我这个哥了。”

“谁让你老欺负我,公瑾哥一点都不像你。”

“诶?你小子长胆了是吧……”

“你们这是?”周瑜听到院里有动静打开门一看只见孙权抱着个枕头气冲冲地瞪着孙策,孙策则揪着孙权的后衣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公瑾哥哥唔……”孙权刚开口就被孙策捂住了嘴,急得只能用眼神像周瑜示意,奈何周瑜看了半天也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哈,没事没事,公瑾你早点睡啊,晚安!”说完提着孙权一溜烟儿地跑了。

周瑜摇了摇头,这孙家两兄弟真是……可惜自己的两位兄长再也回不来了。

翌日启程,吴氏和几个孩子坐在马车里,孙策和周瑜则骑马在前,孙权从马车里探了个小脑袋出来小心翼翼地问:“公瑾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骑马么?”

周瑜笑着应了,在马车旁停了下来,将孙权抱到自己前面。

“我说公瑾你别这么惯着他,这小子看着乖其实精着呢,小心以后被他吃得死死的。”孙策嘴里叼了根草悠悠道。

孙权立马对孙策做了个鬼脸,就势靠在了周瑜怀里,嗯,公瑾哥哥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醇和清淡,宁人心神。

“公瑾哥哥,舒城漂亮么?”孙权仰起头问周瑜。

“嗯,舒城很漂亮。”

谷丰三堰,桃浪一溪;
晚照飞霞,晓烟梅岭。

舒城,自是山灵水秀之地,毓秀诗意之城。

“那有富春漂亮么?爹一直说富春怎么怎么好,说等打完仗了就带我们回去,可是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完,公瑾哥哥,到时候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好么?”

周瑜笑着摸了摸孙权头上有些松动的髻,“好啊。”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乱世不止,便是舒城春光又能明媚几时?

PS:因为最近有点忙,,差点都忘了还要更(눈_눈),反正估计我是走不了史向的,就各种掺着来呗~( ̄▽ ̄~)~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