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弋听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三国/权瑜】旃檀灭(四)

孙策一家迁至舒城已近半年,周家甚是礼遇,甚至将南道的大宅让了出来,吴氏见孙策周瑜二人年龄相仿她又极喜这温和有礼的孩子便认了周瑜做义子。

周瑜如此待孙家孙策自是不信他是单纯的善心大发亦或是敬仰破虏将军等由头。

周氏虽是庐江大户,但自周忠一脉被董卓灭后族中子嗣凋零,终究是不如从前了,纵是如此也非寻常人家可比得,自然有不少山匪盗贼惦记着,而孙坚此时兵威正盛,居心叵测之人既知孙坚之子与周家少爷交好那么想动周家也得掂量掂量。

孙策如是试探着询问周瑜的时候还生怕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惹恼了这位义弟,却不想周瑜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伯符真聪明。”

“……合着你是把我请回来辟邪的?”

“差不多。”

“……”

不过孙策倒是喜欢这份直爽,他生平最讨厌那些个儒生文人,说话弯来绕去云里雾里,不想周瑜虽出身公卿世家倒是难得没有沾染那些酸腐气,这义弟倒是结的不差。

转眼冰消雪霁,万物回暖。春风拂落英,堂燕啄新泥。

孙策与周瑜在周府内院里比试剑术,孙权坐在旁边的石墩上拿着一份竹简,然而眼睛却是紧盯着那缠斗的两人。

他不似兄长一样身手矫健,也不喜学武,倒是甚爱读书,孙策经常叫他书呆子说乱世里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孙坚反觉得这样也不错,孙家毕竟出身寒微,若果能出一个鸿儒大士也算得上光宗耀祖了。

周瑜体力自是比不上孙策,几番比试下来额上已出了一层薄汗,孙策也见好就收。

周瑜本就生的俊美,肤色又白,此时出了些力气面上便带着些红晕,孙策见了起了调笑的心思,煞有介事地感叹道:“哎,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了公瑾这副好相貌,公瑾若为女子这周府的门槛怕都是要被踏破了……”

周瑜闻得此语却没有恼羞成怒,只眼角微微一挑,哂道:“伯符亦如是。”

他本身气质温润,正如其名,可偏偏生就一双丹凤眼,此时神情只叫眉眼间平添一抹风流绝艳,教人难以移目。

那之后的二十年里孙权时常想到这一幕:舒城少年在碧桃树前执剑而立,眉眼含笑,未觉飞花落肩,融于春光,胜于春光。

傍晚时刻孙策出门去拜访当地名士,这对孙策来说无疑是种折磨,孙坚如今虽有“江东猛虎”之威名,可在那些世家大族,鸿儒名士的眼里到底不过一介武夫,然而若想成事却少不了这些人的支持,便也只能虚与委蛇。

此时的孙策并未想过要去成什么样的事,他只是觉得父亲那般忠义勇武的人不该屈于袁术那种庸人之下。

ps:依旧半夜摸个鱼……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