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弋听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三国/权瑜】旃檀灭(五)


周府书房,书案上的三足香炉里刚燃上的一颗檀香粒正在悠悠袅袅的散着香气,周瑜正查看着下人送过来的田庄账簿时忽被挡住了光线。

“公瑾哥,你的名字是不是从此处来的?”孙权扬了扬他手中的书指给周瑜看。

那是屈子的绝命词《怀沙》,孙权所指之处正是那句“握瑾怀瑜兮,穷不知所示。”

周瑜有些微怔,名是父亲所起,字是叔父所赠,父辈之希冀皆在此二字,意于“君子之德,当如美玉”,然孙权这一问虽非正解却也未尝不可。

男儿立世自当建功著业有一番作为,而今汉室倾颓已是大势,群雄并起之日不会等的太久,他虽无意争名夺利却也不甘碌碌一生,自认虽非君质,亦有臣才,若得明主自当尽心辅佐。

当真有些“握瑾怀瑜兮,穷不知所示”的意味,末了又笑着摇摇头觉得仅以一名一字便定一生路迹委实太过荒诞。

“公瑾哥?”孙权看着周瑜神色几变最后又笑的莫名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啊,或许吧,那仲谋对自己的名字有什么见解?”

孙权咧嘴一笑碧色眼眸散发着异样的光彩,然后一本正经地摇着小脑袋:“夫权者,通权达变,亦万物之率也;夫谋者,知时,知势,知计,知略;则权谋者,兼形势,衡利弊,成大业。”

“这……是破虏将军所言?”

孙权直摇头:“才不是,爹从来没有跟我说这些,他每次回家都是让我听娘的话,还有照顾好弟弟妹妹。”

“所以这些都是仲谋自己所悟?”周瑜觉得有些好奇,一个未满十岁的孩子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语。

“是啊,公瑾哥以前不是也对大哥说过我以后会是个成大事的么?

当日那话不过是夸赞孙权聪慧的无心之语,今日闻得孙权此等见解不由惊异,可叹世人只知破虏将军的大公子生性阔达善与人交,却不知他家二公子卓尔不群胆略过人。

彼时谁又曾料到此子他日半世成三分天下,只手开六朝繁华。

天意难问,成幸成谶不可预知,然而生命的轨迹早在冥冥中已有定数。何时相会,何时分离,何时明了,何时终别,或许多年前便在无意的话语里显现,经年之后回首,竟觉大梦一场,故地故景只余冬夏,再无春秋。

薄暮时刻,天阴,欲雨。

孙策自外出回来后就将自己关在房子里,不发一语,吴氏瞧他脸色不好也知定是有人给他难堪了,想开口劝慰却不知如何说起。

到用晚餐时也不见孙策有出来的意思吴氏方有些急了,“权儿,去请你公瑾哥过来一趟吧。”

孙权应了,刚出门对面则迎来一士兵装扮的面相敦厚的青年人。

“敢问可是孙将军家公子?”

孙权眼睛转了转将面前人好一番打量才答话,“你是谁?”

“小人奉孙将军之命来送信。”

一封家书除嘘寒问暖外也表明了想让孙策跟去历练一番的用意,而北方的战事终也传来了消息,却是令人闻而生寒,想来三九虽过,春寒尚存。

PS:发现竟然有月更的趋势……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