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弋听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三国/权瑜】旃檀灭(六)


孙坚带兵攻入洛阳的时候,只觉满目疮痍。

残阳如血,烟雾弥漫在上空,空气里焦味伴着血腥味,那地上是谁家百姓的残躯,又是哪位先帝的遗骸?

万千哀恸,到最后也只能叹一句大汉何以至此。

守不住的城留之无用,却也不能便宜了他人,董卓胁献帝迁都长安,尽徙洛阳人数,然后令属下纵火焚城,造人间地狱。

一把火,德阳殿外玉阶蒙尘,北邙山上白骨哀声。

一把火,四百年大汉王气不再,锦绣雕梁皆化腐朽。

昔日繁华东都,转眼废墟焦土,垂杨紫陌尽付断壁残垣,舞榭歌楼怎堪人事消磨,皇家陵墓三尺起,帝王枯骸曝街头。

洛阳,成了一座空城,一座死城。

十八路诸侯联盟也在这场燃烧的火焰里作鸟兽散,开始彰显各自野心。

“奶奶的,这帮杂碎!居然连帝陵都刨了!”程普呵骂道。

孙坚只重重地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黄盖:“大哥,袁术的意思是让咱们退兵,听说后方已经闹起来了,盟军都散了,他们都想保存实力谁也不愿意再继续打到长安去。”

程普听了这话更觉来气,“这些个孬种,冲锋陷阵的时候当缩头乌龟,分起功来比谁都起劲,我们在前面卖命他们在后方起内讧争地盘,呸!”

孙坚也无奈,“只是可惜了如今的大好形势,倒是便宜了董卓那狗贼。”

“大哥,那物事你要怎么处理?总不能给袁公路吧?”

“自然不能给他,他若是拿了恐怕恨不得马上称帝。”

“要我老程说,这大汉的基业已经到末路了,现在的天下谁不想分一杯羹,反正这东西现在在咱们手上,咱干脆也……”程普还没说完就被孙坚打断。

“不行!我孙坚是没读过什么书也不懂什么大道理,可还知道一个‘忠’字怎么写,幼帝尚在,皇室血脉未尽,大汉就没有亡,岂能行此叛逆之事。”

程普还待再说,黄盖赶紧拉住向他使眼色要他莫再言语。

“对了,去庐江送信的人回来没有?”

“还没有,大哥,你真的要让策儿来军中么?他尚不及弱冠,战场上刀剑无眼的这万一有个好歹……”

“他是我的儿子,我知道他有几斤几两也知道他喜欢什么,只要让他在战场上多磨砺日后他领兵作战的能力绝不会亚于我。”

鲜血与死亡永远是让一个人成长与强大的最快方式,而兵荒马乱的时代多出英雄豪杰不过缘于此。

周瑜读完叔父周尚的来信也觉一阵痛心,洛阳,洛阳,洛阳不复旧时景。念及父亲曾为洛阳令又是一阵感慨,此时他老人家若在又当是如何的痛心疾首。

庭前观天际,碧空万里,而于尘世却是暗夜未尽。

吴氏看着孙策已经在收拾行李了知道多说无益,孙家父子都有一腔热血不甘平庸,可究竟是为人母的说不担心是假的。

“母亲,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孙策看到吴氏担忧的眼神转身放下包袱安慰道。

吴氏只觉得他像是一夜之间突然成长了不少,她没有问孙策昨日究竟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要强好胜的性子了,问了只会让他更放不下。

孙策去向周瑜辞行的时候周瑜正在教孙权下棋。

“你决定了?”

孙策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他,“公瑾知道我昨日去了哪里么?”

周瑜摇摇头。

“我去拜访庐江太守陆康了,他明明在府却不见我,反而让一个主簿三言两语打发了我。”孙策虽语气平静,却并没有隐藏眼里的怒意。

陆康是什么样的人周瑜清楚,人虽刚正不阿却太过古板固执,莫说孙策便是孙坚他怕也是看不上眼的。那主簿的三言两语想必也是极难听的话,他不过是故意给孙策难堪。

“在他们这样的世家大族眼里我们这样的人卑如草芥,即便父亲在战场上道路厮杀靠军功走到现在,在他们看来也终究是一介草莽,是下等人。既如此那我孙策就要做人上人,有朝一日让他们匍匐在自己脚下,再不敢轻视!”

孙策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激动了,缓了一下方继续道:“舒城太安逸了,安逸的会消磨一个人的斗志,也容易让人忘了世道残酷,人情冷暖。公瑾,我与你不同,你有才能家世又好,只要你想,就不愁仕途,可我不行。”

“我理解你,你既有鸿鹄之志自然不能屈于此地。”

“他日,我若成事,公瑾可愿意来助我?”

“自然。”

无须多言,知己之间一句承诺足矣。

孙策又看向一旁的孙权,第一次用有些沉重的语气对他说道:“仲谋,记得照顾好母亲还有弟弟妹妹。”

“嗯,我会的。”他知道兄长也要和父亲一样踏上战场了,可能很久都不能回来一次,孙策平时没少欺负他不过终究是骨肉兄弟,分离之际这份手足亲情尤显珍贵,不禁红了眼圈。

“不许哭,男子汉大丈夫可以流汗流血唯独不许流泪,孙家没有懦夫,听到了么?”

“权儿不哭,权儿不是懦夫。”孙权眨了眨眼睛终是没让眼泪流出来。

陌上杨柳,古道离尘。孙权看着孙策的背影渐渐远去,觉得小小的肩膀上顿时多了一份责任,这东西来的突然以至令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转身拉住周瑜的衣摆,“公瑾哥。”

周瑜半蹲下来握住他的手,眉眼温柔,“我在。”

十年后他跪在兄长的灵前面对着复杂的局势焦头烂额时,年轻的中护军连夜将兵回吴奔丧,为他稳定朝纲震慑群臣,行臣子之礼,面对他的慌乱时依然是那一句:“我在。”

荣华倏忽,浮生大梦,纵人事几更冷暖看遍,亦有人待你如初,何其幸哉。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