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弋听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霹雳/无衣师尹】谎(言允角度)

第一年,他接过了无衣师尹赠予他的紫巾,入了秀士林,只是依旧如往常一样会去流光晚榭洒扫门庭,他想,师尹归来时必不愿看到自己偷懒。

第二年,他方知道在师尹离去的那日,四麒天源被切断,与苦境的通道也彻底关闭,他的师尹,回不来了,当时转身的背影,是永诀。

可他想,聪明如他的师尹,纵是在异地也能过得很好。

第三年,慈光之塔不再昼夜交替,慈光,永昼。珥界主恢复了昔日的模样,重理政事,而无衣师尹已然成了不可说的人。

第四年……

……

此后经年,故人远,不堪念。

慈光之塔的百姓说新一任的师尹温良恭俭,爱民如子,是从前那位比不得的,那位阴狠毒辣,做了多少腌臜事,沾了多少血腥,还好,他离开了。

新任的师尹,他们唤他,“言允师尹”。

言允站在大殿上,珥界主看着下面的人一袭紫衣华袍有一瞬间恍惚,恍惚看到了旧人,一个为慈光之塔舍弃一切最后也被他舍弃的旧人。

珥界主道:“言允,你不像他,他那样的人居然教出了你这样的弟子。”

言允:“昔日师尹但凡议事从不让吾留于跟前,吾当时为此不满,却在日后才知晓他不愿让吾去触碰那些阴暗晦涩的事,他希望吾一直秉持良善本性,吾,自不会让他失望。”

珥界主换了个姿势懒散地撑着头,“你总是对吾抱着一丝疏离与敌意,是因为无衣么?”

言允不答,却是默认的表情。

“当时情形,那样做是最好的选择,成大事者总是需要狠得下心去取舍的,他如此,吾亦如此,吾与他,本是一样的人。”

“不”,言允驳道,“不一样,他与界主从来不一样,若是一样,今日大殿之上的人必然不是界主。”

珥界主眯了眯眼,到底未说什么,他是真的年纪大了,年纪大了心肠就会变软,悔意与歉意甚至会时不时在他心里溜达两圈,鞭笞着他的良心,诚然,他自问并没有这种东西。

言允做梦了,梦中是前尘。

“师尹!”小言允烦恼地看着一地的竹叶,“师尹为什么要住在这个地方,这么多竹子,夏天多蚊虫,起风就是扫不完的落叶……”

无衣师尹摸了摸言允的小脑袋,“耶~允儿当知翠竹凌霜傲雪,志节坚韧,有君子风骨,居于此好涤你师尹的一身混沌呐……”

话刚落音,言允又恍然踏入了另一个梦境,尘沙滚滚,琴弦夺命,他看见他的师尹断了左臂,鲜血汨汨而流,他的颈间宛如绽放着血色的红莲,而他整个人却是少见的眉目安然。

言允想走上前去却半步移动不得,那血色的晕影越来越大,终是模糊了他的梦境。

梦醒了,这次他知道,他的师尹不仅回不来了,也不在了。

流光晚榭一如从前,竹影婆娑,林风澹澹,只是少了紫衣文士,少了紫檀香风缭绕其间。

“待有朝一日我回来,我希望离我最近的人是你。”

师尹,你,说谎了,没有那一日了。

而我,我会站在你曾经的位置,替你看着,看着这慈光永耀,千秋盛世。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