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弋听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三国/统瑜】缺心眼(九)(完结篇)

『这世间的情多的是轰轰烈烈,亦从不乏缠绵悱恻,可也还有一种它是这样的:
不说欢喜,不言爱意,情至浓时亦不过一个痴缠却克制的吻,你既送我一程风景,那你未曾见过的山水我便替你去看。』

鲁肃数日后去瞧了一趟庞统,进门的时候看到主人正躺在院子中央的竹席上打瞌睡,衣衫不整,面容邋遢,看到他来了不急不忙地坐起来,笑道:

“子敬来了。”

鲁肃当他是才华满腹刘备却只让他做个耒阳令,现在连耒阳令都给他免了,心里难免有些不痛快,人自然也就惰了。

庞统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备了几个小菜和一壶酒,权当迎客。与鲁肃对饮几杯后,二人又议论了一些时事,最后却不可避免地提到了周瑜。

庞统:“他这人什么都好,不过有一点他是不如你的,那便是为臣之道,有些事明知不可为却还非要为之。”

鲁肃叹道:“你与公瑾相识不过数月,倒像比我更了解他。”

“世有白头如新,亦有倾盖如故,你与他算不得前者,我与他亦不是后者,不过所处位置不同看到的便也不同罢了。”

庞统一度觉得鲁肃实在缺心眼的很,被周瑜坑蒙拐骗弄回来,末了却还将他当作知交挚友。

鲁肃也想起往事,不禁好笑:“想当年天下大旱时他为居巢长,带着兵来借粮,说是借,态度也诚恳,可我看他那样子是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那时候我就想面前的这个少年不像世家大族的子弟倒像个从土匪窝里出来的,只是土匪头子生的眉眼隽秀,倒也不让人恼。”

那年的周公子,鲜衣怒马,将兵横刀于他家门前,眼里透着狡黠与强势,“闻子敬家仓廪充实,特来相借。”

庞统抚掌笑道:“这事确实是他能做的出来的。”

而鲁肃曾问周瑜,他明明可以入朝庭做一文臣抑或远纷争当一隐士,那两条路都比他效力于江东好走的多。

那时周瑜说:“那样或许很好吧。”

常看春花秋月,惯伴诗酒笙歌,横五湖,不问世情,他可以那样选择,也当是一介风流名士。

那样很好很好吧,可惜他不喜欢。

那个生于江南的少年,他骨子里却如塞北孤山一样执著而骄傲,他不愿走那样平淡到近乎懦弱的路,即便他选择的那条荆棘满道,他亦从不会退缩,转而从荆棘里绽放出异样的锋芒。

“知交数载,虽有争论却不曾影响我二人把酒言欢,而今故人已矣,再忆往事徒添伤怀,不提也罢。你呢?士元你既有经世之才难道就甘心于此惶惶度日么?”

庞统放下手中茶碗,抬头道:“不然,所以需子敬帮我一个忙。”

“你且说。”

“我要你修书一封寄予刘备,你只需写:‘庞士元非百里才也,使处治中、别驾之任,始当展其骥足耳’,旁的一个字也莫要多添。”

“你既有心入他帐下,为何不亲自与他说。”

“这话谁都说得,唯我说不得,刘皇叔不缺毛遂,而我却需子敬做回萧相。”

鲁子敬是个老实人,庞统笃定他不会回绝自己,果不其然,鲁肃只犹豫了一下就应了下来。

离别的时候庞统说:“子敬,日后多保重。”面上是难得严肃的神情。

鲁肃想起来周瑜离开吴郡的时候也是让他日后多保重,不觉皱了眉头,“别说这话,不吉利。”

他走出了几步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庞统,“其实,能治理好一个郡的人怎么会治理不好一个县,对吧,士元?”


此后一切都如庞统预料般顺利,甚至比预料的更顺利,他成了刘备的军师中郎将,与诸葛亮一样的位置。

至建安十七年,庞统献策取西川。

入川的那日恰适风和春暖,新一年的桃花开的正绚烂,他却无心观赏。

原是见过最明媚的。

那朵桃花于乱世的东风烈焰中浓烈地盛开,风华无二,却转眼又凋零,徒留怅憾。

那朵桃花,生在了他心间,以那样凌厉的姿态,在那样短的时间里,留下那样深刻的印迹。

而建安十七年的年末,庞统第一次与刘备起了强烈的争执。

彼时刘备在葭萌关屯驻将近一年,庞统就取川问题,向他献上了闻名后世的三条密计。

庞统以上计为选,刘备却始终觉得中计更为稳妥,二人就此争论不休。

刘备后来已然有了些恼意,庞统不欲再引起他不快还是决定改日再商讨,正要离去的时候刘备厉声道:“先生!”

“主公还有何吩咐?”

他神色有些复杂,“先生将西川看的似乎太重了,重到让我感觉不像是你助我取西川倒像是我助你。”

庞统怔愣了一下,立马回道:“主公多虑了,主公万事求稳妥,而统却认为此时更适合出其不意,时机错过再难得,难免显得有些急切了,望主公谅解,统实无喧宾夺主之意。”

“是么,先生为周公瑾功曹时亦是如此么?”

庞统脸色微变,没有回应。

刘备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去:

“先生的三计,我选中计。”

庞统默默退了出去,营帐外葭萌关的风月在起伏的山峦间更透映出几分寒峭来。

“若是你,该会是选上计吧,哈……”

我虽有私心,却并不会于这等事上顾私情 ,这条路,是我一直想走的,这个人,亦是我一直想辅佐的,庞士元的志向从来都是辅得贤人兴复汉室,从来都是。

可真踏上了这条路,方知个中滋味。

那么你呢,与吴侯十年君臣,你又是如何处之?

罢了,中计,便中计吧,也当能胜,也当能替你多看西川几分。

建安十九年,庞统率众攻城,为流矢所中,卒于雒县,时年三十六。

中箭落马的那一刻,他想起自己从前还笑话过鲁肃缺心眼,被“抢”了粮食“劫”了老母还能做到和周瑜交情甚好,其实如今看来自己倒比鲁子敬缺心眼多了。

明府,你未见过的西川,我替你看过了。

公瑾,你瞧我今年也恰是三十有六呢,如此,可算缘分了。

林风飒飒,倦鸟归巢,夕阳最后的一缕斜晖从眼前掠过,天,黑了。

儿童惯识呼鸠曲,闾巷曾闻展骥才。却无人知晓三十岁那年的庞士元,醉踏落红伴酒归家,于春色将阑时误闻一段清音,此后岁月荒寒,再未曾放下过。


———————全文完————————————

本文废絮絮叨叨一下:

啊!终于肝完了,虽然不长,但对我这种超爱挖坑不填的人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当然自己对这篇文也有太多不满意的地方,心之所至,而笔力不及,需要进步的地方太多了(•̀⌄•́)最后感谢所有喜欢过这篇文的小可爱们,比小心心❤❤

评论(8)

热度(86)